APH米厨 | BSD芥厨 | 沉迷刀男中

金钱 | intertwine

碧山遥:

国设,八十年代


那个戛然而止心怀叵测的蜜月。






西太平洋今天风平浪静。


王耀站在甲板上眺望远方,一色的蓝。他出海次数少,古时是不愿去,后来是没闲心去,再然后是没条件出去。家里总共几艘破渔船,拉出去也是给别人笑话。谁让他穷呢,落后呢。


但现在情况好转了。Alfred难得的慷慨,请他上舰来参观,几乎是毫不设防。干脆留下来,办公都在船上,Alfred也不管。这几年中美蜜月炒的热闹,别人说太多次差点连他们自己都当真了。


银白色舰体劈风斩浪,游弋纵横,碧蓝海水倒影着宙斯盾的英姿。好像他眼睛颜色。王耀心里暗暗说。他本就是海上的霸主,海神之子,他是众生的宠儿。他的眼睛该是这天地间最纯粹的蔚蓝。那是一种极清空明亮的颜色,不掺杂任何浊质。


『好看吗?』Alfred不知何时走到他跟前。


『和家里很不一样。』王耀点点头,『感觉……很自由。』


Alfred笑眯眯地,『我很高兴wang你终于知道自由是多美好的事物了。人生而自由,我们当拥有它,享受它。我们是自由的,我们的爱情也是自由的。』


又在洗脑。王耀翻个白眼,却不得不承认这家伙认真起来足够蛊惑人心。


『你喜欢,以后天天带你看。』Alfred从后面抱住他撒娇似的蹭,『红海,黑海,地中海,这颗星球上没有哪一片海洋不停着hero的舰队。你爱去哪里就带你去哪里,谁敢阻拦我们。怎么样,hero比那个龟缩在宫殿里的蠢熊厉害很多吧?』


『你这是违反国际法的。』王耀面上笑容淡了几分。厉害,是厉害,第七舰队都开到过台湾海峡了,能不厉害么。他在心里冷笑。


兴许是东方人掩藏太好,Alfred浑然不觉。他只是撇撇嘴,显然没放在心上。国际法那种东西是用来约束小国的,他美国可不算在内。


『对了,你知道你上司怎么回应我家提议的吗?』忽然想到什么Alfred雀跃的说,有几分小得意,『最迟再两年,中国就会加入北约。那时你会成为我们盟友,hero绝对不会亏待你。』


王耀心里一紧。北约,他若是加入北约,那可真是彻底做了『西方帝国主义走狗』了。虽然同伊利亚吵翻天也动过手,但这般贸然倒戈不知道那只熊会不会气疯掉。


真的要做他们在亚洲大陆上的前哨?


当一块暂时的跳板,做他们大国游戏的棋子,军备经济上处处受制于人,和本田菊他们称兄道弟。他对这可没兴趣。


Alfred没等到王耀回答,当他默认,笑着说:『耀可不准反悔啊。我会尽全力帮你整顿经济,你一定和我一样强大。你会知道选择我是多么正确,我不会让我的王后受苦的。』


『亚瑟听到会哭的。』


『切。hero管他去死。』




海军的白色制服穿在王耀身上格外好看,勾勒出几分清隽洒脱。肩上的饰章和流苏昭示着他的身份,Alfred看得目不转睛。


直勾勾的眼神令王耀有些不自在,权当是赞美。碧海蓝天和意气风发的少年实在相配,Alfred果真原本就属于这广阔天地,不像他安土重根,反倒束手束脚。


『Wang。这些年你有没有想过我。』蔚蓝双眼添了落寞,『我们真的太久没见面了。现在看到你,我都觉得是做梦。』


小鬼头的甜言蜜语能信吗。王耀笑,『当然了,每天一睁眼就是被你封锁孤立,能不想吗。想你快点去死。』


『这可是hero爱你的表现!』金发男孩的笑容愈发恶劣,『说个秘密给你。军方那班家伙可是提出过钻石战略的……如果王耀你强到我无法控制的话。那会是世界上最闪亮的钻石,在南海,hero把它送给你。』


王耀不理。自己家海军弱小到何种地步全世界都清楚,这方面没有围堵的必要。这小鬼不过成心气他。


不能跟小孩子计较。




其实跟他在一起比和伊利亚要舒坦些。伊利亚给的礼太重,予取予求,他根本还不起,不仅是简单的依附于人了。伊利亚野心太大,倾力援助必然要从他身上找补回来,可王耀有什么能还呢。Alfred就不会,最多只说是优惠打折,却不可能白送,这让王耀松了口气。至少这样他们还能平等交往,不像和伊利亚,吵架都没底气。


但是,伊利亚缺点再多,那也是自己的同志,他们的矛盾,只算是家务事。上司怎么会说出这样的话呢?


王耀觉得他应该明白,又不应明白。那么便算是很不明白。他摇一摇头不去想这些事情。总之不由他定,真是大政方针急转弯他也无计可施。


但愿不要和他再有什么交集了。他到死都忘不了珍宝岛时对方那若有深意的眼神。


那个人就站在冰面上,他们之间距离不超过步枪最远射击范围。但是对方把枪抛下了。


他说:『我一直知道我的小布尔什维克是不听话的。』


『所以到今天这份上也是你活该。』王耀嘲笑道,『你咎由自取。』


『是。不过没什么可后悔的。』伊利亚淡淡一笑,『我不会没有惩戒,当然我还是希望你站到我身边来。你现在过来,我当你还是我的同志。』


王耀哈哈两声笑,『你们苏修就是不诚实。明明是你们在压迫,还得找冠冕堂皇的理由。你看这个局面,我有必要再回去吗?』他手一指远处,『你们在边境线上屯兵百万。现在告诉我,你会撤回吗?』


意料之中的沉默。




记忆支离破碎成雾气被海风吹散。


『其实耀乖一点,我会对耀很好的。』小鬼还在自顾自讲,王耀听得强忍笑意,一股子小孩自以为的大人腔调。


『那真是抱歉了,我不喜欢钻石。』王耀悠然道,『比起拥有侵略性之美的宝石,还是珍珠更加适合我,你说对吗,琼斯先生?』


peace pearl。


多来之不易的和平。的确也如同珍珠,经历了无数的艰难痛楚,将棱角都磨去,低下声气适应彼此,才见到温柔润泽的光。


Alfred吹了声口哨:『耀喜欢就好。你们中国人的皇帝说要江山不要美人,hero倒觉得,如果是耀这样的美人,江山也得排第二位了。』


可你自己不还是坐拥江山只想个美人来衬。


王耀反问道:『承蒙厚爱,那么你会为我放弃你的霸图吗?』他贴着Alfred的耳朵说,『那样的话,陪你一起也无妨。可你不会。』


Alfred天空般蔚蓝双眼映着阳光般笑意,『别太武断啊。』他反手将娇小的东方人搂在怀里,『你是hero的美人,也是hero的江山。』


王耀冷漠的望向他,若有所指的话语让他心中警铃大作。蓝色眼睛里晴朗转瞬已换作阴霾,似乎要刮起一场巨大的风暴。




阳光明锐又淡薄,照得Alfred金发熠熠生辉。王耀看着他微笑的年轻面庞,那样子的锋芒毕露和飞扬跳脱。是的他也曾年轻过,知道年轻人总以为世界是属于他们的,跃跃欲试充满雄心壮志,有着近乎愚蠢的自信。但这自信放在Alfred身上却无比适合,仿佛他生来便该如此。如此的强大不逊,张狂跋扈。他是美利坚合众国,唯有他敢喊出历史终结的宣言。


无与伦比的,众神偏爱的宠儿。


虽然王耀太了解他的本性了。光鲜表象下是不安分的内心,好战的恶习让王耀觉得他简直是战争狂人。口口声声世界的正义,攫取利益愈发不知收敛,明目张胆。最大对手如今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衰退,尽管那北方的对手还在扩张,但他们都知道夕阳的余晖常常是比朝霞还要艳丽的。我行我素的世界警察任性起来丝毫也没有顾忌和避讳,他的实力给予他最充分的底气去横行霸道。


但是该死的,王耀爱死了这个狂妄到不知天高地厚的混小子了。这种爱意是基于他对所有帝国宿命的认知,否则他也未必有心情去欣赏。早就看够那些老谋深算深藏不露的笑面虎,同是贪婪同为恶欲,好像Alfred就更纯粹一些似的。倘若换了是别的国家王耀一定厌恶抵触义愤填膺。


谁让Alfred是Alfred,谁让他喜欢这个小混蛋。


杀千刀的死小鬼。


这年青俊朗的男孩勾走他的魂。这个不知足的逐利之徒,资本控制的吸血怪物,他昌盛无疆,他辉煌万世。他在全球制造着动乱和灾难,自己高枕无忧。枪支和毒品的泛滥,性/交和酒精挥洒淫/靡的气息。狂野的人群里有他,街头流浪汉里有他,醉醺醺的应召女郎拥簇着他;好莱坞的银幕上他一闪而逝,华尔街行色匆匆的精英,百老汇优雅风流的歌剧演员,哪一张脸上没有他的影子。他在威斯康辛的沙洲上捕猎,哈德逊湾上泛舟,他摘下过加州田野的蓝铃花,也失足摔进过内华达的峡谷。他骑着摩托穿过游客挤满的55号公路,挑逗地对着印第安纳女郎吹口哨;他从荒野、草原与灌木丛中来,他从红杉树林和沙丘、山崖里来;他带着斧头和犁,将子弹填满枪膛,在玫瑰色的薄暮里独自穿越西部荒凉的沙漠,巴扣抵在腰间闪着铜质的光辉,特基拉日出伴他踏过马德雷山脉的躯壳。他是一切崭新的涌动着生命力的事物,是斑驳陆离的多彩画卷,是人人向往的失乐园和索多玛,是一场盛大的英雄梦。他是无限的可能。


现在王耀陷入了这个幽蓝的漩涡,急流汹涌,杀机四伏。这也许是个噩梦的发端,在他们能够齐心协力干掉苏/联以后;也许是个美满的开始,不过王耀不太相信。




『他们都在说我为了投靠你,不惜和老情人翻脸,还动手打了阿玲。』王耀平淡地开口,『你怎么看?也觉得越战是我交的投名状?』


男孩摸了摸鼻子:『这我不能乱猜,你们老人家的心里不知道多少个弯弯曲曲。反正你绝对不肯吃亏——我会给你的,你想要的东西。随国会怎么讲。』


王耀头回真心的微笑一次:『谢谢。』


亲密无间却非情人。无情无义,又最贴身。王耀知道,这样的日子还有一段,至少在他们共同的敌人倒下之前,他不会被清算。那么自欺欺人地沉沦一次也不妨。他笑着给了对方一个轻柔的亲吻,在炽烈的阳光下。



评论
热度(139)
© 心向椭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