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H米厨 | BSD芥厨 | 沉迷刀男中

群像 | 七宗罪

 *CP有露米微极东&第一次开点小车注意


1.贪婪 Greed [阿尔弗雷德·F·琼斯]

黄金与美元流淌在他的血液里,核弹与军火如同快餐和玩具般让他疯狂。他在想象中拥抱着蓝色的地球,觊觎着并不遥远的月球——在阿姆斯特朗第一脚踏在灰色沙尘上之前他就已经这么想了。莱克星顿自由的枪声早已消逝在导弹的硝烟中,他依旧高举着民主与自由的大旗,向全世界展示他标志性的英雄式微笑,但是他的笑容,早已被贪婪所腐蚀。

 

2.傲慢 Pride [亚瑟·柯克兰]

绿眼睛的绅士仿佛变回了纵横大洋的原不良,喉头颤动着吐出尖锐的话语。镶嵌宝石的手杖也仿佛成了沾满敌人喉头鲜血的弯刀,高高抬起的下颌依稀有破开巨浪乘着季风旅行的海盗船的风姿。又有那么一瞬间他成了住在221B的侦探,瘦削的身体立在晨曦中,自顾自地拉着小提琴,仅仅给访客留下一个冷漠的背影。

 

3.色欲 Lust [伊万·布拉金斯基]

他不能停止思念他和他的身体,一刻也不行。他思念他如向日葵般的金发,他平时蓝如大海高|潮时又因快|感而盛满了泪水的双眸,他的美味的富有线条与肉感的胴体,他的骄傲的话语,他的毒品似的吻。哦,天哪,光是想着他,就足以让他疯狂——别人,可是看不见他平静的紫色眼眸下的红呢。是血,是色欲,也是玫瑰。

 

4.愤怒 Wrath[基尔伯特·贝什米特]

随意地扯了扯领口处的铁十字勋章,手中的军鞭抽打着伤痕累累瘦骨嶙峋却坚持反抗的躯体,爱神的漂亮脸庞下是丧心病狂的心态。狂怒和错误的信仰扭曲了事实,使他看不见自己的罪恶。他的军靴下是森森的白骨,而奥斯维辛从此没有什么新闻。

 

5.懒惰 Sloth [罗德里赫·冯·埃德尔斯坦]

    除了钢琴椅哪儿也不想去,除了一遍遍抚摸琴键弹奏已经机械的音符外什么也不想做。陷入昏沉状态的奥|地|利人把玩着珠宝饰物,擦拭着许久未曾开封的长剑,品着精致却空虚的甜品。他难得打开窗子,任维也纳金色的阳光倾泻在阁楼上,尘埃在空气中飞舞。金翅雀欢快地歌颂春天的到来,他的心却因懒惰而永久冰封。


6.暴食 Gluttony [王耀]

    不知道第几次他坐上了饭桌,那些色泽亮丽的中国美食已然成为了他抚慰心灵的唯一止痛药。宫保鸡丁,五柳炸蛋,糖醋里脊,芝麻汤圆,饺子,春卷……他迷恋上舌尖流转的味觉快感,迷恋上因鲜味而大量分泌的多巴胺。他将锦绣龙袍的繁华冗梦与百年抗争的血汗揉进面前的美食与醇香的美酒,然后,一醉不醒。


7.嫉妒 Envy [本田菊]

    从仰望着他的背影到亲手将武士刀刺入他的脊背,从如此干净的倾慕到染血牡丹似的扭曲心理,泪水与鲜血混杂在一起,爱与杀意矛盾地在脑海中对峙,本田菊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他只知道,自己想做唯一一个占领他的人,哪怕自己的心只剩下了背德的毒占欲。


评论(8)
热度(63)
© 心向椭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