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H米厨 | BSD芥厨 | 沉迷刀男中

味音痴 | 梦

梦,是一切情感的开端。
小男孩七岁的生日那天,得到了一只小熊作为礼物。
小熊有着金黄色的绒毛,摸上去暖乎乎的,还有着可爱的棕色鼻子和亮闪闪的眼睛。他的脖子上系着一根缎带,令小男孩诧异的是,自己明明是土生土长的美利坚孩子,小熊缎带上的图案却是英国的米字形国旗。
为什么要送我这样一只小熊呢,小男孩的手指抚摸在小熊毛茸茸的头上,歪着头看着窗外。
他记得那天早上,兴奋的自己一如既往地踩着如茵的绿草跑到信箱边“哐啷”一身打开了信箱们,便发现了这只可爱的玩偶。以为是班上的同学送自己的生日惊喜,却没有一人表示是自己的礼物。
说不定是哪个遥远地方的陌生人填错了地址呢。这样想着,便再次对上小熊绿色的眼眸。小男孩当然不知道祖母绿这样贴切的形容词,只是单纯地觉得这眼睛很好看——好看得就像夏日头顶的绿叶,沙沙地洒下切碎了的日光,像一望无际的草原,风轻柔地拂过耳边,带起自己金色的头发。
想起了很久很久以前,做过一个梦,就是在这样的草原上,有一个大哥哥向迷路了的自己伸出了手。他好像也有一双这样的眼睛,绿得纯粹,绿得深邃,看起来温柔而可靠,即使不知道为什么会梦到这些。
微风从窗外涌入室内,小男孩停止了遐想,精力旺盛的小孩子还是选择出去和朋友一起玩,在超级英雄的扮演和抓人游戏中伸展自己疯长的身躯。他把小熊放在书桌上最显眼的角落,跳下椅子,跑出门外,在妈妈的大声提醒中消失在门外的一片翠色中。

男孩十一岁的生日,在信箱里收到了一个锡兵玩偶。
做工精致,不大不小刚好能捏在手心里的尺寸,擦得锃亮的枪支,笔挺的制服,对了,还有头上顶白金汉宫卫兵的帽子,和他在课本上看到的一模一样。
身边的同学有着各种颜色的肤色和眼睛,却无一例外全部是美利坚的孩子,真正的英国人倒是没见过,不过他此时已是一个热爱学习的孩子,英国相关的知识,倒是知道得很多。
那是一个潮湿的国度,工业革命的火种从那里开始燃烧,蒸汽朋克的题材在电影里屡见不鲜,披头士和西城男孩的音乐曾风靡整个世界,神探夏洛克和哈利波特的故事是娱乐圈永不停止的话题。
那片土地上有着蔚蓝天空下的白金汉宫和圣保罗大教堂,有着俯瞰泰晤士河的伦敦眼和伊丽莎白塔,大英博物馆里有着数不清的来自世界各地的藏品,海边的小镇布莱顿上空飞翔着海鸥,潮湿的风带着海的气息吹过人们的耳畔。
曾经是太阳永远不会落下的帝国,与自己的邻国发生些许争端,海上的船只航行着将旗帜插遍世界各地,虽然独断又专制,毕竟也是海上霸主,日不落帝国。
对了,还有著名的炸鱼薯条,即使被人嘲笑说难吃,也是那个国家的一部分。
这个美国孩子,却是那么了解大洋彼岸的国家。
锡兵被他反复抚摸着,最终还是摆在了桌子上,旁边是有些褪色的玩具熊。
当天晚上,仿佛梦见了一个粗眉毛的哥哥,牵着他的手,走过那些古典的,与纽约截然不同大街小巷,陪他说笑,向他诉说这段悠久的历史。

少年十五岁的生日的那天,一如既往地收到了一本书,书的名字耳熟能详——《莎士比亚戏剧选》。
他此时已经初有了大人的模样,学习也是十分努力,古英语对他来说并不算什么难事。
他又想起前几天的梦,梦中还是那个从小到大熟悉的脸孔,在一座花园里等着他。他优雅地坐在桌边,身着十六世纪镶着白色花边的黑礼服,红茶置在桌上金边的碟子中,旁边摆放着淋着果酱的蛋糕。手里捧着这本书,磁性的声音弥漫在空气中。傍晚的斜阳穿过花丛,拉长各色花草的影子,藤蔓盘曲着攀附在屋子的墙壁上,栏杆外,是喧闹的黄昏街道。
这是十六世纪的斯特拉特福德小镇,而这座小屋,大概就是书上的莎士比亚故居吧。
少年凝视着椅子上的绅士,随着时光的流逝,自己的身高早就超过了他,他却丝毫不见衰老的迹象。祖母绿的眸子,粗得惊人的眉毛,一切都没有变。
但是有什么改变了呢?随着他慢慢长大,英国的一切渐渐地不再具有强大的吸引力,他反倒更喜欢属于自己的,属于身边好友的,属于北美的自由和民主。他们喜欢打垒球,喜欢篮球,喜欢一切在阳光下肆意挥洒汗水的运动,在他们看来,那才是青春,少年,就应该像鸟儿一样翱翔。
而不是被老师或者家长拘束着。
他丝毫没有眷恋地走出了花园,不再回头,直到闹钟将他唤醒。
莎翁全集躺在桌子的一角,仅被他在夜深人静时作为文学作品吟诵。

少年十九岁了,尽管已经成年,他还是喜欢称自己为英雄。在生日聚会上,十九支蜡烛的烛光,礼物和欢笑围绕着他,他克制不住地想回家,想向那个信箱里望一眼,看看是不是又有礼物。
可是这次他失望了,因为信箱里空空如也,寂静中只听见铁质箱们敲打箱壁的无力声音。
那天晚上,他睡得很不好,梦中,是倾盆大雨,是战场,他看到自己握着一杆枪,面前,那个昔日衣冠整洁的绅士跪在泥水里,双手捂着脸似乎在哭泣。
我做了什么?我做了什么?
他惊醒了,在浓成一团的黑夜中,他想起,自己的生日,一直都是祖国的国庆日。两百四十年前的今天,‪七月四日‬,美利坚的国旗冉冉升起,而大英帝国的国旗日落般降下。
所以,梦中的场景,是独立战争吗?
知道这场战争是正义的,是反抗英国的压制,争取独立,民主和自由,但他还是克制不住地思念那个英国人,在午夜两点疯狂地想念他,这个一直在自己生命中像哥哥一样的角色,这个每次生日时,还有自己迷茫或失落时出现在自己梦中的人,直到这份想念变成爱。

不是,他不会离去的,这样坚定地想着,少年向窗外望去,那信箱旁边,有隐约的人影。
那个熟悉的面孔向自己做着唇语,但是听不清他在说什么,便一把掀开被子换上鞋子跑了出去。
夜幕下,他翡翠般的眼睛里盛着星光,一如无数个梦中那样。少年分不清这究竟是不是自己的幻觉,因为这一切都太过真实。
他开口了,语气就像十二年前那样温柔:
“你好,阿尔弗雷德。”
多少次梦中回环,我终于找到你。




-Fin.-


*国名没有打分隔符是因为其实和国家没有很大关系

评论(2)
热度(10)
© 心向椭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