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H米厨 | BSD芥厨 | 沉迷刀男中

石青 | ラプラスの脇差


*看了东野圭吾《拉普拉斯的魔女》写的石切丸第一人称的超短小随笔
*按照原作的剧情来,大概就是知晓一切的“拉普拉斯的胁差”利用能预测一切事物的能力,在撞上石切丸的车后要求一起吃饭为契机,最后在一起的故事


毕竟是自己撞上人家,他要求一起吃饭,也是情义上应该的事。我这样想着,看着桌子对面的男人,训练有素的服务生迅速为我们端上菜肴。

他举着叉子,绿色的长发垂在肩头,颜色稍异的那只眼睛眨了眨。我承认,我就是被这一情景击中心脏而陷入爱河,大脑立即当机的。

“猜猜看,流下来的酱汁是什么形状的?”

“当、当然是圆形的吧……”我似乎是没反应过来,连笑也变得支支吾吾的。

“不,是心形。”

依旧是那副笑眯眯的神态,他又眨了眨眼睛,举着手倾下粘稠的酱汁,果然,是个弯曲的心形,心尖的形状正对着我。

“我猜对了哟。”

换做是别人,我可能轻描淡写地一句话表示惊讶就过去了,可面对的是他,这个不过见了两次面的男子,我却无法将它视作偶然。我着迷地看着他骨节分明的手指把着银色叉子,将牛排切碎放入口中的场景,想象着原本是心形的酱汁因为他的体温融化的触感,感觉大脑似乎被一种前所未有的超自然力量控制了。这力量像是某种天生的气场,或是魔力一般,源源不断地从面前的男子身上散发出。

为什么有人可以猜出下一秒钟发生的事情呢?从偶然地撞上他,一起吃晚餐,到不受控制地吻上他的唇,直至我俯身将他压在宾馆的床上,他细长而富有力量的腿摸索着缠上我的腰之前,我可是万万没想到的呀。

无论在什么时候,即使是在窗帘遮掩的黑暗的夜里,他的眼睛也是会发光的。

光,奇异的光,蕴含着无穷算法,绝无偶然性的光。在半梦半醒之间,我又被魔力一般的预感捕获了。笑面青江,笑面青江,我对着宾馆雾蒙蒙的镜子默念他的名字,胡乱思考着,想着我的一生也许都会和这个男子捆在一起了。

评论(2)
热度(31)
© 心向椭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