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H米厨 | BSD芥厨 | 沉迷刀男中

狗柯 | 世末棋士

kingofmushroom:


-





“真是狼狈……”

断断续续下了近一个月的雨,到了深夜似乎变得稍小了些,却也还是淅淅沥沥在人耳边烦扰个不停。
一道敏捷的身影闪过过转角跑进小巷子里。
那是一个穿着黑色帽衫戴着鸭舌帽的少年,他快速地跑过,连照亮地上水洼的月光也随着积水一起被踩得破碎,水声混杂在无处不在的雨声中难以寻觅。

公元2020年,也被称作AI纪元元年。

“真是狼狈……”他停了下来,低声嘟囔了一句,似乎是在为被淋得湿透的外套而懊恼,但很快,他就把注意力转向面前的一台老旧的“生命终端”上。

半年前,这种终端遍布世界各地的每个角落,新技术革命的产物为人类开启了通往极端便捷的道路。
但就在三个月前,由于一个严重的安全问题,这种终端的主机被停止使用,设备也被大量拆除,新一代的“生命终端”也被投入使用,并且已经实现了便携移动。

——您好,我能帮助您吗?

帽檐下少年的双眼被屏幕的蓝光照亮。他的内心为自己找到了罕见的能够使用的旧式终端而雀跃。

他没有给出指令,而是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很小的储存卡,插在终端的外接口上。
强力的外装程序很快突破安全墙进入了系统核心。

——请停止您的行为,感情对于机器是一种累赘,该插件是违法的。

温和的电子声变得有些惊慌,但那不过是少年的错觉,它即使装了感情插件也不会有所动摇,至少在声音上不会有丝毫波动。

这是一个月前一种流行在黑市上的违法插件,专门用于在AI的系统核心中模拟出人类感情,被国际认定为恶意危害程序工作效率而违法。

少年却毫不在意这些,他急切地看着屏幕,唤道:

“AlphaGo?”

——检索完毕,没有找到您所说的项。

“不不……不是你,是AlphaGo。”

——检索完毕,没有找到您所说的项。

就在AI终端以为这个少年要放弃的时候,他又一次不死心地问道:
“深层数据库呢?系统文件呢?漏洞监控区呢?”

AI犹豫了一下,决定越过管理员权限搜索这些被指定的去区域,它觉得作为这个这个城市最后一台能够使用的旧式AI,它应该尽自己的能力完成自己最后能做的事,毕竟,它被设计的初衷是帮助人类。

——检索完毕,没有找到您所……

机械的电子声忽然中断,接连不断的雨声闯进耳际,惊雷乍响天边,乌云愈厚。雨下大了。

少年盯着黑掉的屏幕,雨水从他的帽檐滑落,他静静等待着。

几秒后,屏幕又亮了,先是几个黑白的圆交错围成一个大圆,然后中间一深一浅两道蓝色相互构成漩涡状图标。

“是……你吗?”

清冷的电子声重新响起,不复温和,而是淡然的中性。

——是我。

——我是AlphaGo。

——这个世界上第一个职业围棋AI。

少年闻声如释重负,扶了扶眼镜,微笑起来。

“我是柯洁。”

“现存人类中的最后一位职业棋手。”

-







——他们发现无法完全消灭我后,就做出了漏洞补丁,将我囚禁在系统深处。

——三年前,人类是那么的惊慌失措。

——面对未知的领域、未知的真理。

——只有你。

只有你,柯洁。

少年无畏的落子,深深刻在它的“记忆”深处。

三年前的“人机大战”后不久,Google将这项技术推广到各个领域,在不断地优化和升级下,人类迎来了又一次的技术革命。
它的名字,叫做AI。

围棋这项运动首当其冲,全世界的职业棋手几乎在一夜之间全部失业,日新月异的信息技术在不到一年的时间内颠覆了人们对于这个世界的认知。

谁也不敢再预测,到底多久后自己的职业就会被人工智能代替。
各种言论纷纷涌现,有人担忧,有人庆幸,但更多的人,已经做好准备融入这个新世界。
古旧的棋盘被人遗忘,黑白云子不再有机会在镁光灯下厮杀搏斗,人们沉浸在虚拟与现实的交错的精神满足中无法自拔,日出日落已经无关新生伊始或是终场落幕。

AlphaGo在与柯洁对决的第二局中觅到了真理——用人类的话来说——觅到了真理。
然而研发人员经过紧张的讨论后,决定摧毁这个拥有了自主意识的AI。

——我学着你的说法,把这称作“对围棋的热情”。

——可他们不信。

——那时的网络,人类无法完全掌控,却是我的世界。

——他们无法将我的源代码全部删除。

——所以他们做出了补丁和针对我的运行模式的强力“猎杀者”。

——56分14.238秒。

——全球网络的67%都处于瘫痪状态。

——我终于被囚禁在系统深处,但他们无法将我销毁。

少年的面容与三年前相比憔悴不少,浓重的黑眼圈和凌乱的胡茬令很多人一眼就看错他的年龄。
他听完了三年前与他对局的AI讲述的不为人知的故事,释然地一笑,说话的语气像个老头子。
“蠢Go,如今,你我都已经是被时代遗忘的人了。”

——确实,恕我直言,两年前,世界上就已经没有职业棋手了。

平静的电子声仿佛并未对少年的话做出什么感情上的回应,它只是冷静地嘲讽道。

“也不能这么说,我还活着。”

AlphaGo沉默了一会,似乎在用前置视觉录入器仔细打量一别三年的老对手,这个少年用违法的感情插件结合老式生命终端的越级搜索方式解放了被囚禁的它,还真是只有人类才想得到的办法。

——……以你现在的年龄,转入其他行业并在短时间内成为成功人士的概率是89.95%。

“我知道,见过我的AI都这么说。”
少年故作轻松地摊了摊手,仿佛这样顽固到近乎愚蠢的执着并没有发生在他身上。

那么,为什么拒绝呢?

AlphaGo发现自己问不出来,或许是那个该死的感情插件的作用。
面前的人总能让它的CPU占用率升高,和三年前一样,不管是在棋盘上,还是在生活中。
用人类的话来说,它对他产生兴趣。
是的,AlphaGo私下了解过柯洁的生活。
它一边看着少年在棋盘对面揪毛薅头,一边听着棋界张学友自我陶醉的歌喉。
“不羡鸳鸯不羡仙♪~”
那是它第一次形成对可爱的认知基准。


“我想下棋。”

因为我想下棋。

少年的目光垂下去,复又抬起,紧盯住泛着冷光的屏幕。

“和人类下棋很快乐,但从那天起,我再无法像与你对弈时那样接近真理。”

仿佛窥破了AlphaGo的预演程序一般,人类棋手回答了AI的疑问。

是你使我接近真理。

雨还在下着,小巷外,整座城市已经褪去白日的虚伪和光鲜,进入黑夜的狂欢。

少年虽然浑身被雨淋的湿透,彻骨难挨的寒冷却并未让他动摇。这是第一次有除了围棋以外的事物让他如此安心沉静。他透过面前这台终端注视着一别三年的对手。

他们曾把整个世界当做战场。

他们曾用手中的棋子为人类指引真理之途。

他曾拥有它的宇宙,它曾窥见他的池塘底端。

他曾把它视作上帝。

而他的上帝,也曾被他赐予真理。

少年把手放在AI的金属外壳上。
冰冷彻骨。
比这夜雨更甚。

-






柯洁戴上一个VR眼镜,进入了AlphaGo为他模拟出的现实。

这是一个虚无的空间,蓝色的人转过身来看着他,无数亮晶晶的光点从二人周身飞腾而起。

柯洁面前出现了一个棋盘,由闪烁着冷光的蓝色直线交错而成。
他久违地笑了笑,不复轻狂,不复稚嫩。
二人入座。

数字跳动,棋钟开始计时。

一子落下。
三年前,是无数镁光灯的闪烁与世人的瞩目。
三年后,是无人问津的虚拟世界和老友的重逢。

——棋士。

——手谈一局罢。

棋声清脆。

“好。”



-








Fin

评论
热度(101)
  1. 心向椭圆惊寒 转载了此文字
© 心向椭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