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H米厨 | BSD芥厨 | 沉迷刀男中

米耀 | 星空爱情


*校园paro


王耀从上铺探下半个身子看着下铺熟睡的阿尔弗:金色的毛茸茸的脑袋枕在印有超人图案的枕头上,那根总也按不下去的呆毛随着呼吸的起伏微微晃动,眼镜被摘了下来放在一旁,脸庞轮廓在宿舍外的大灯光影下多了几分柔和。似乎是做了什么好梦,他鼻腔里发出了低声闷哼,翻了个身将脑袋埋在另一侧的臂弯里,床板也因此嘎吱嘎吱地响了几下。
半夜两点了,王耀将身子缩回上铺,打算从暂时的清醒中逃回梦乡。他合上了眼皮,却又想起了他和阿尔弗雷德第一次见面的那一天以及那个在星空下的吻。那时,恰好也是半夜两点,星星在夜空中像是永恒一般地闪耀。

喜欢阳光大男孩的女孩子对阿尔弗雷德的初见一般是招架不住的:对方大方地向你伸出手,脸上是比阳光还要明媚的笑容,配上灿烂的金发和美式口音,“Alfred”这个名字就印在了那个女孩的脑海里,像是美国队长,耀眼的摇滚歌星或者是某个明星棒球运动员那样深刻。王耀却觉得这个美国人实在是太过聒噪了。就初次见面而言,身体距离太近,握手的力度太大,热情有点过火,所谓的culture shock真的有这么大吗。礼貌地告诉对方自己的姓名后,他看着王耀的大件行李,问道:“嘿!需要Hero帮你把箱子抬上去吗?”
美国人都这么热情的吗,王耀在心里打了个问号,最终还是接受了帮助。两人气喘吁吁地抬着箱子和大包小包爬上六楼的时候,阿尔弗雷德驾轻就熟地转进了靠右第一个宿舍。
“你怎么知道我的宿舍号?”王耀一头雾水。
阿尔弗雷德指了指门口的名单:“因为为我跟你是一个宿舍的呀。”
王耀凑近了看,宿舍铝制的名牌上,Wang Yao的英文字母被明晃晃地放在了Alfred·F·Jones的上面。
看来自己的校园生活将会和这个人有一段扯不断的关系了,王耀心头冒出了一个预感,若干年后,王耀将会再次想起这个命中注定的预感,像是一道白光,指向了他的未来,并在其中投下了名为阿尔弗雷德的挥之不去的身影。

第二天的课程没什么重要的内容,无非就是发发新书,看着或年轻或年长的教授一个个上讲台介绍自己的姓名。其中,文学课的教授似乎特别受女生欢迎:他在教授里算是年轻的,有着白皙的脸庞和一头金发,最为突出的是两道尤为显眼的眉毛,是个英国人。
他在黑板上用漂亮的花体写下“亚瑟·柯克兰”,开始一本正经地介绍自己的授课内容和评分体制,王耀偶然地转过头,看见在绝大部分认真听讲的同学当中,阿尔弗雷德低下头在抽屉里看着什么书:
《夜观星空》。

在第一天上课就开始看天文学,真是个怪人。王耀这么想着,阿尔弗抬起头却看到了他,于是顺着他的目光给了他一个微笑。
王耀赶紧回过头去,看到柯克兰教授没有发觉的目光,才松了一口气,却偏偏没有注意到自己的心跳得飞快,扑通扑通像是石子落进了池塘。

晚上,王耀洗完澡披着湿漉漉的头发爬上了上铺(多亏校园宽松的校规,男生的长发才得以保留)翻开一本白香词谱,没想到阿尔弗金色的脑袋马上贴了上来,手把着床沿想从地面上看清楚王耀看的到底是什么。
阿尔弗雷德不懂中文,在他眼里,王耀在看的是:
孠條槂禊孇,锇褚惡鴏鯕。
炀嗢締炀忭,魄褢締順栰。

“中国字真难懂……”他皱皱眉头,踮起了脚,在这一个刹那他的鼻尖只差一毫厘就撞上了王耀恰好低下的下颌,王耀甚至能在那蔚蓝的眸子里看见自己的影子。
王耀急急忙忙抬起了头,清咳了一声,试图将方才的慌张用诗词来掩盖,可是那双海一般的瞳孔,却总是在苏东坡的诗赋前跳来跳去,挥之不去了。


上课的时候,王耀偶尔会发现阿尔弗雷德在看他,两双眼睛对视后急急忙忙地移开目光。


放学后,总是能远远地看见一个金发男孩向自己招手,有风吹过,鼓起他湿透了汗水的字母T恤。


渐渐地,王耀习惯了阿尔弗雷德与自己越来越近的距离。


既然知道阿尔弗雷德在看天文学一类的书,那么当学校组织野外观星和天文比赛的时候阿尔弗雷德找上自己也就不足为奇了。
“Hero懂很多天文知识!和我一组去的话理论分基本是NO PROBLEM!”既然是阿尔弗雷德提出了这个邀请,王耀自然无法拒绝,便在名单上签下了自己的姓名。
和阿尔弗雷德的签在一起。
和阿尔弗雷德一起,开始看那本《夜观星空》,尝试摆弄庞大的望远镜,尝试在电脑上认清繁杂的星空图。

比赛的日子很快就到了,说是比赛,其实很多学生只是把它当做一次郊游,或者是二人约会的机会。阿尔弗雷德领着王耀远离城市的灯火,一直走到那深草丛中。
时值盛夏,蛐蛐儿在叫,草尖拂过王耀裸着的小腿,两人身上散发着草香与驱蚊水混合的气息,夜越来越深。阿尔弗雷德挑了个干净的地方坐了下来,从背包里拿出长枪短炮架在泥土上准备开始观测。
没有月亮,没有霓虹灯,天色晴朗,观测条件良好,夜空上浮现出点点繁星,仿佛一只巨大的做工无比精致的碗扣在两人的头上。阿尔弗雷德打开了Stellarium, 对着电脑上的图仰望天空并缓慢地调整望远镜的角度。
银河横跨天际,银色的天鹰与天鹅在穹宇上飞翔,天琴奏出美妙的和声,夏季大三角在深色幕布上闪耀。阿尔弗雷德不断地转动镜头,手指搭在准焦螺旋上,而身旁的王耀则是不断地敲打着字,在观测报告上记录把美丽的星图化作精确的数据。
“大概可以了吧……”王耀敲下最后一个字准备合上电脑,却被阿尔弗雷德拿住了手腕,他的手指指向天空。
他仰起头。
然后他看到了流星雨,艺术品般的划过天空,漂亮得无可形容,他黑曜石般的眸子里盛满了星光,流转生辉,宛如星海。
“英仙座流星雨,很好看吧。”阿尔弗雷德笑着说,慢慢凑近王耀的脸颊。在电脑屏幕的微光照射下,他甚至可以数清楚王耀比一般男生长的睫毛,一根两根。

“Stand up."他在他耳边吐息。
于是他站了起来。
然后,被吻了。

“耀?”
“嗯……”
“我想起了柯克兰教授讲过的一首诗,那首有星空的……是什么来着?”
“那首啊……要是星星用我们不能回报的激情为我们燃烧,我们有何话说? ”

如果爱情不能对等,愿那爱得更多的是我。

此时此刻恰好是半夜两点,蛐蛐儿是盛夏最忠诚的伴奏,星星在夜空中像是永恒一般地闪耀。
永恒。永恒。

评论
热度(23)
© 心向椭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