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H | BSD| 刀剑乱舞 | 复联

其叶蓁蓁 其鸣丁丁:

HistoryPics:

少年时候的玛格丽特·杜拉斯

- 我已经老了,有一天,在一处公共场所的大厅里,有一个男人向我走来。他主动介绍自己,他对我说:“我认识你,永远记得你。那时候,你还很年轻,人人都说你美,现在,我是特为来告诉你,对我来说,我觉得现在你比年轻的时候更美,那时你是年轻女人,与你那时的面貌相比,我更爱你现在备受摧残的面容。 --杜拉斯 《情人》

- 当满世界都为她的《情人》疯狂的时候,她只是轻描淡写地说:“那只是练练笔。”

耽溺必至の幻想世界——记录思春期ホノジロトヲジ作品集 しろしろじろ

查理笛 | в Москве/在莫斯科

狗熊与全球变暖与猪:

旁友们我回来了!今天我还是那个华而不实的我!(


“今夜,我的嗓音是一列被截停的火车,你的名字是俄罗斯漫长的国境线。”
——廖伟棠,《帕斯捷尔纳克致茨维塔耶娃》


    “在我的祖国,在南斯拉夫……”他总是这么说,仿佛一种毫不做作的习惯,仿佛童年留给他的宝贵遗产:“不,我是说,在波斯尼亚天气寒冷,四季分明,和克罗地亚完全不是一个世界。”
    他抱怨着,卢卡走过来,握住他的手;你还冷吗?金发少年问。不冷,不冷,韦德兰总是回答,只是背井离乡让人惆怅。
  ...

极东 | 宇航员的一个梦


rairu - 盲目の宇宙飛行士


一棵颓废松:

东篱终宣的稿子。
听说解禁了。


梗from红线


————————————————————
那时候我想,要是能和他联络上就好了。


宇宙眼里的人类和人类眼里的宇宙比起来有多大的区别呢?从很小很小的时候开始,我就一直思索这个问题。越是思考,越是对头顶上那片未知充满敬畏。
人类眼里的宇宙是什么样的呢?
这个问题,一个人只有到像我现在这样自由恣意飘泊在宇宙之间的时候才会认真思考。平时课本上的概念,黑板上的公式,荧幕上投影出的星图,都不能完整概括出宇宙的样貌。至少在我看来,那些混乱的积分方程和我漫漫游荡所见的宇宙完全是...

锤基 | 我们的命运(一发完)

治愈一下受伤的心灵……

mividaloca:

2w2比较长 略有剧情的肉文 戳石墨  或者 AO3


妇联3后锤基女孩奇门遁甲逆天改命将杀意化为s*x欲的产物


轻微剧透可以先收藏再看 完全HE 放心使用


*听说点小红心和小蓝手可以免费圈养我~


谢谢亲友的脑洞 献给自己去看了剧透然后痛哭了N天的大傻子。



以下试阅



我们的命运



在一切结束的时候,索尔来到了乌达泉。


在他和洛基都还是...

1 2 3 4 5
© 心向椭圆 | Powered by LOFTER